郑州地产商大肆包养中小学名校 孩子的童年如何纯真?

2016-08-18 09:21:51 来源:房东俱乐部

  郑州小学生家长在给孩子选择学校时,有两条道路可以选择。

  第一条路是选择上公立的大班额学校,家长不仅需要接受一个班七八十人的拥挤,还要处心积虑地和老师处好关系,有个别被委以班干部的孩子,有时还要“批改同学作业”。 许多家长深感“免费的午餐”吃起来也并不轻松。

  第二条路是选择上私立小学,一个班30-40个孩子,学校硬件条件好,老师“管得细心”,中午不用接送,孩子同学家境相对较好。

  郑州孩子小升初时,大多数家长首选是私立名校,没有几个家长淡定的选择家门口划片的公立中学。这是因为诸如枫杨(西分)、实验外国语(东分)、文博、桐一、外总等学校不仅有名师,还有选拔而来的高水平同学、特色教学,更有骄人的中考成绩。同时还有家长因孩子就读名校带来“成就与满足感”。

  当我们孩子背上书包、满怀无限憧憬迈进名校之门时,我们会晃然发现,名校之门背后竟然闪现着房地产资本。

  “资本之中,有着冰山一样的冷漠和残忍”。名校遭遇地产商的时候,书香之中是否夹杂着铜臭的气味?孩子们的名校求学之旅是否还是一番坦途?利益的纷杂纠葛来袭之时,我们深深质问,究竟是谁玷污了孩子们纯真的童年?

  一、永基置业包养郑东实验小学,一言不合就涨价

  2016年8月1日,郑东新区奥兰高速花园的刘文丽(化名),接到河南省实验学校郑东小学(以下简称郑东实验小学)新的收费通知。

  “午托生活费、护理费由2015年的每学期3000元,涨至2016年每学期5500元,校车接送费由2015年每学期1800元,涨至2016年每学期2700元”,刘文丽合计了一下这样孩子上学一年需多交(5500-3000元)×2+(2700-1800)×2=6800元。这让她顿感压力。

  去年股市,刘文丽老公开始挣了200多万,后来她老公使用融资杠杆加大投入,最后反而赔了300多万,老公的宝马X5卖了,换成绿源电动车,外债还有100多万,老公迫于生计不得不在郑东新区一家小公司打工,一个月5000多元收入,中产家庭彻底在中年返贫。

  刘文丽将能压缩的家庭开支都压缩了,目前最贵的家庭支出只剩下儿子的上学费用了,这眼下一年又要增加接近7000元支出,她有点吃不消。私立名校中不都是无忧的家庭,不少中产家庭的命运与时代大潮息息相关,像刘文丽这样的家庭不是个案,家长宁肯省吃俭用,也不愿亏待孩子。

  刘文丽向《房东俱乐部》表示:“物价涨了,午托费稍微涨点,家长也能理解,但不能一下子涨这么多,再说郑东实验学校午餐吃得并不好,孩子只能吃一种主食,吃了米饭不能吃面条,并且饭菜凉,质量差,我儿子经常回家说中午吃不饱。”

  《房东俱乐部》查阅有关资料,发现该校的随意涨价乱收费早在2013年就被家长投诉过,相关教育部门还进驻调查过。3年后,该校再度暴出涨价乱收费事件。

  据该校有关资料显示:郑东实验小学是经省教育厅批准,由河南省实验小学和河南永基置业有限公司联合在郑东新区创办的实验学校。它位于郑东新区CBD中心北侧,龙湖南区中心地带,总建筑面积37622平方米,学校现有72个教学班,2000多名学生,200多名职工。

  家长们普遍觉得:“这学校都钻钱眼里,哪有心思搞教学,学校整得像个公司,管理学校的是董事会,该董事会是实验小学和房地产商组成”。

  郑东实验小学是因东区教育赢弱,该校成了郑东和龙子湖区域不少家长无奈的选择,当家长们花大价钱把孩子送到学校时,才知道这是一个和房地产公司合办的私立学校。学校高冷傲慢,不听取家长意见,随意涨价。家长们普遍怀疑这所教书育人的学校就是一个一门心思挣钱的公司,一个个天真活泼的孩子俨然就是一个个待薅羊毛的羔羊。

  二、名门地产纳妾外国语中学,打造“郑州毛坦厂”

  枫杨外国语中学是河南的一所“神校”,民间称为“西分”,也有人称之为“疯羊”,有成绩的光环,也有“郑州毛坦厂中学”的揶揄。

  郑州外国语中学高中部迁往高新区后,于2004年创办了初中部,这个初中部就是枫杨外国语中学的前身。2008年更名为枫杨外国语中学,名门地产何时纳得枫杨外国语这个“二姨太”,无人得知。2013年秋季该学校迁往新校区月季街,校园占地142亩。目前是私立学校,名门地产是其大股东或全资控股(具体比例不详)。

  枫杨外国语中学和陇海路上郑州外国语中学没有任何师资联系,和郑州实验外国语中学(东分),也无任何关系,同时与郑州外国语中学高中部关系也不大。

  枫杨外国语中学和郑州新枫杨外国语学校(其高中部)均为名门旗下教育产业部门管理。所以名门地产前往绿博园开发名门紫园时,又重建枫杨外国中学东校区。

  该校公司化管理,对老师管理也极其严格,老师们没有公立学校的编制,就是公司的员工,只是不同于其他同事在房地产部门,而是在学校,“公司化管理,流水线产出学生”。学校对老师的严苛管理,老师又将这种严苛传递到学生管理上,所以有家长称之为“郑州毛坦厂中学。”

  枫杨外国语中学高压的教育模式,近几年广为社会关注,有不少家长对其只重结果的教育模式不太认同,甚至有学生在高压之下转到其他学校。2016年文博、实验外国语、桐一等其他初中学费都是7000元/年,枫杨外国语中学涨至11500元/年,比其他学校高出4500元/年。

  业内普遍认为:“枫杨外国语中学是房地产公司的一个教育产业而已,涨价求利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

  目前绿博园片区的枫杨外国语中学正在紧张施工中,预计2017年开学,枫杨外国语中学也正成为名门紫园项目主要卖点,“买紫园,上枫杨外国语”。

  三、建业和省实验中学黄昏恋,生下英才中学

  英地天骄华庭一期上省实验中学,这件事主办者就是时任英地置业的总经理陈剑,后陈剑离开英地就职建业任副总裁,主管建业郑州公司。2012年建业斥资建设农业路建业贰号城邦时,为获得建业贰号城邦的高溢价,陈剑又谈成了建业贰号城邦业主每家有一个名额上文化路一小,并主动找了省实验中学。此时省实验中学校长马玉霞刚提升为正校长。

陈剑和马玉霞又谈成建业二号城邦业主上文博中学一事,建业二号城邦业主子女不和考入文博中学的学生混合分班,而是单独分班。社会传闻是考入文博中学的家庭强烈反对,称“不愿意和水平差的二

号城邦孩子在一个班。

  建业和省实验的合作比较愉快,于是双方又谈成在英才街建业花园里项目中合办英才中学,双方合作背后各有各的算盘。

  马玉霞很早认识到省实验中学高中部要强大,必须有自己强大的初中输送生源,在没有英才中学之前,省实验中学只有文博和实验中学本部的嫡系生源,很明显不能和外国语系的初中抗衡。

  陈剑也深刻的认识到,建业花园里项目不能拉着“三流的建业外国语中学”,在市场上打拼,所以双方一拍即合。

  2015年英才中学正式招生,2016年英才中学迁往英才街,英才中学的教师是从文博中学和省实验中学抽调,然后再招聘一大部分年轻老师。

  英才中学从小升初中选拔部分学生,另外每年给花园里业主200个名额,花园里这些业主是每平方多花1000多元,在购房时获得上英才中学选拔资格,然后花园里有此资格的业主子女再考试,英才中学从中选200个孩子入学。也就是花园里业主加价购房只是有资格参加考试,并不是一定可以上英才中学,只是难度比参加社会上统一考试低一些,考上英才机率大一些而已。

  四、朗悦慧外国中学:朗悦地产的“野种”,来路不明

  2016年小升初杀出一个新的“名校”,叫朗悦慧外国语中学,对外宣传都是外国语教育集团校区之一。其实这个学校和陇海路郑州外国语中学没有关系,和高新区外国语高中也没什么太大关系,一个高中怎么会派高中老师去教初中呢?另外多方消息显示,郑州枫杨外国语中学和其关系也不密切。

  这个由公园道一号投资建设的学校,最大可能是和外国语高中或枫杨只是在管理上达成合作,也就是校方出人管理,公园道一号的房地产公司全部出资建设,招聘老师,然后再招生。其含有外国语系的成色有多少,让众家长和学生大打折扣。

  “外国语”这个词是非常保护性用词,谁都可以用,这让不少新学校趁机挂上“外国语”的名号,沾沾名校的光,郑州大街小巷“满城尽是外国语”,其实和真正的“陇海路郑州外国语”“外国语中学高中部”“枫杨外国语中学”等之间应该没有任何师资共享,有的最多只是和其中一个在管理上有些合作,说白了花钱挂个关系而已。

  五、亚星地产明媒正娶,郑州实验外国语中学整体搬迁

  2008年升龙开始拆迁西区大岗刘、小岗刘、王砦、黄家门、西耿河等五个城中村建设中原新城时,詹进军时任升龙中原新城项目总经理。

  詹进军非常看好陇海路郑州外国语中学名校资源,在他的力谈之下,终于和外国语中学总校达成协议。詹进军将外国语中学东门对面的中原新城一地块命名为“中原新城学府1号院”,有6栋楼每家每户有一个可以上郑州外国语中学的指标,该项目大获成功。

  后来詹进军离开升龙集团,跳槽到玉安置业,建设南三环和嵩山路交汇处锦绣山河项目,任总经理。当时锦绣山河项目很大,占地3000多亩,詹进军认识到如此之大的体量,没有强力的教育资源支撑,恐怕很难做起来。

  这时詹进军想起了郑州外国语中学,想起“中原新城学府1号”合作的经验,郑州实验外国语中学是郑州外国语中学的分校,两个学校离的较近,郑州实验外国语中学(东分),地处郑密路政通路交叉口南100米,该校从东经开区搬回来时,是租赁着林业局场地,利用了原来老楼后又扩建部分新楼。

  詹进军开出特别优惠条件给郑州实验外国语中学,那就是在锦绣山河项目中,拿出近50亩地,重新建设一个高规格学校,实现让郑州实验外国语中学整体搬迁,协议谈成后,玉安置业因缺资金,将股份的51%转卖给了亚星集团,詹进军也离开了玉安置业。

  亚星集团老板高国安接手后,按协议迅速建设郑州实验外国语中学。高国安非常重视教育,在和郑州实验外国语中学接触中,感受到该学校管理严格,教师队伍素质高,于是最后连学校桌椅黑板等由亚星集团购买,建设这所学校亚兴总投入了2.5亿,亚星仅提供场地,不参入学校的经营管理。郑州实验外国语中学每年也留出很少名额让部分锦锈山河业主可以上该校。

  2015年新生到郑州实验外国语中学新校区报到,2016年学校全部整体搬迁至嵩山南路。

  六、一八国际小学,一八联合中学:信和地产的爱妃

  信和(中国)于2003年启动普罗旺世小区建设,小区占地一共约1600亩,当时北三环还是很偏僻,那附近没有好学校,为了顺利销售这么大体量商品房,信和决定建设一八联合中学,该学校当时是一中和八中部分师资联合。与一中八中合作期结束后,信和完全管理了一八联合中学。

  一八联合中学成功后,信和又建设了一八国际小学,主要招生对象面向普罗旺世小区业主。一八国际小学升一八联合中学时会有些照顾,但不能保证一定可以升一八联合国际中学。

  一八联合中学在信和的打造之下,已成为小升初中热点学校,近几年中招成绩也一直还不错,现在来看一八国际小学和一八联合中学给普罗旺世销售带动比较大。

  信和东进绿博片区建设普罗理想国时继续带上一八国际小学和一八联合中学征战,这样不久将来在绿博片区我们将见到东枫杨外国语中学和一八国际联合中学,这两个名校都是落户在富人区,优质的教育资源逐渐被富人独享,普通百姓要进这样私立名校难度越来越大了。

  七、瀚宇地产求欢未遂, 纬五路一小、八中撇清龙门实验学校

  位于文化北路的瀚宇天悦是拆了原来的琉璃寺村而建设,瀚宇天悦项目开始销售时对外宣传小学和纬五路一小合作,中学和八中合办。结果后来出来了一个叫龙门实验学校的九年制一体学校。

  并且目前也不再宣传该学校和纬五一小以及八中有任何关系,龙门实验学校每年给玻璃寺村一部分上学名额,也常常在销售难卖房子时带送上龙门实验学校名额,促进客户销售。

  该校是2014年开始招生,尚无毕业生参加中招考试,所以不能评价其成绩。但瀚宇天悦在售房时,宣传该校的名校噱头却是带有欺骗性的。

  八、祝福地产建高新区实验小学:这山寨得也忒狠了

  该小学是由祝福红城房地产商建设,后移交给高新区政府管理的区办小学,该学校只是“适当”得到省实验小学一点指导,其他无任何关系。当初祝福红城卖房时宣传“住祝福红城,上实验小学”完全是欺骗。

  已经开学的高新区实验小学由祝福红城业主和附近兰寨、百炉屯等村庄居民子女组成。硬件条件过关,教学一般。

九、地产商纳个“名

校”小妾搞仙人跳

  1、锦艺金水湾文化路一小分校。金水湾楼盘称小学时文化路一小分校,可以肯定的是交挂靠费的“分校”。

  2、锦艺四季城的外国语中学。这个学校确定和陇海郑州外国语中学没有一毛钱关系,和枫杨外国语中学没一毛钱关系。究竟和谁有关系,鬼才知道呢。

  3、正商智慧城外国语,一个字,假。

  4、郑州创新实验学校:谦祥万和城的,郑州创新实验学校挂靠北师大教育研究学院,纯粹挂羊头卖狗肉

  十、“名校”血管里淌着地产土豪的DNA

  1、思达外国语小学:位于博颂路,原思达房地产公司建设;

  2、省实验小学鑫苑名家分校:位于鑫苑路,鑫苑名家院内,鑫苑置业建设;

  3、正弘国际小学:位于东风路蓝堡湾三期,正弘置业建设;

  4、……

  结尾

  土地是城市最珍贵的资源,房地产商购买土地后,不仅建设房屋,还大举进军教育教育成为地产商的产业之一,有地产商称教育是“会下蛋的金鸡”,这种势头愈演愈烈。

  买地产商的房才能上学,人为的设置教育的藩篱,拒穷人于门外。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当初卖地时,教育用地不和住宅用地分开出让?

  如果教育产业能按规则诚信经营,家长们“买你的房,上你的学”完全可以接受。但从前几年看,这里面充斥着各种虚假宣传、乱收费、挂靠名校等鱼龙混杂的乱象。地产界“包养”名校只为往脸上“贴金”,获得楼盘销售时“高溢价”、“带火楼盘销售”等商业目的,“名校”委身开发商,甘心做“土豹子”的小情人,无非只是图“高大上的校园环境”、“图钱”,这实在让读书人斯文扫地,无奈悲呼,世间已难觅一处净土。

  福建商帮不仅擅长“莆田系医院”,郑州的锦艺、祝福红城、谦祥万和、朗悦等福建地产商,又将手伸向“名校”,伸向孩子们,大肆宣传自己小区的“名校”资源,祭出最致命的购房诱饵。

  购房者在购房、上学过程中躲过这个坑,却掉进那个坑。坑坑相通、环环相套,欺骗的套路使用地炉火纯青。

  我们百姓当了“房奴”,又当上了“孩奴”,用勤劳的双手将孩子送到“名校”时,“名校”又给了孩子们什么样的教育?

  当孩子成年回首往事时,该回答自己毕业于哪个学校呢?还是毕业于哪个房地产公司?

  当我们家长经历与地产商、与名校那些睽隔往事之后,我们该向谁问责,孩子的童年如何纯真?

  在一个充斥虚假、充斥功利的教育环境中,我们能培养出什么样的接班人?希望又在哪里?